开心农场庄园
您好,歡迎光臨!   今天是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30萬燕郊白領每天上演春運:人擠成照片

2014-03-18
0

買不起房的京漂族,為了家的夢想,在距離北京東三環35公里的燕郊安家。有數據顯示,每天一早有30萬燕郊居民到北京上班,晚上回到燕郊睡覺。沉悶的車廂里承載著他們的夢想和堅守。而未來,隨著北京產業的進一步外溢,燕郊也將提供大量就業機會,燕郊不只可以睡覺,也可以生活。

 

跨省上班記

 

人都擠成照片了

 

“那真是一段非常痛苦的時光,但卻不能不咬牙堅持,因為我們別無選擇。”

 

2月28日,33歲的劉曉敏用這句話打開了自己的話匣子。2004年,她與丈夫宋北都畢業于河北醫科大學。畢業后,兩人在保定一家縣級醫院度過兩年多的平淡生活,但是,宋北終于不能忍受小縣城里慢吞吞的節奏的和一成不變的生活。當時,他們已經有了孩子。“你去上研究生,我在家照顧孩子,等你安頓下來,我和孩子過去投奔你。”王曉敏對丈夫說。

 

宋北順利地考入北京一所醫學院校讀研,三年后,他想留在學校的附屬醫院,但沒能如愿。恰好,燕郊一家剛剛成立的大型民營醫院來學校招聘,并開出了較為優厚的條件。燕郊對宋北是陌生的。只是聽說過很多買不起北京房子的北漂族們,在那里買房,每天往返。一個周末,宋北專程去燕郊轉了一圈。乘坐930在“燕郊酒廠”下車后,呈現在他面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102國道兩側,全是裝修得富麗堂皇的售樓處,街頭散發的小廣告,沒別的,全是房產項目。他打了個出租車,起步價只有5塊錢,遠比北京便宜。在燕順路上溜達一圈,看到這里人氣之旺,遠遠超過了自己家鄉的縣城。回到學校,他便與那家大型醫院簽訂了合同,來到燕郊工作。

 

隨后,劉曉敏從保定來到燕郊,但是她在這里卻沒能很快找到工作,而是和北京昌平的一家醫院簽約了。隨后便開始了自己噩夢一樣的生活———那家醫院要求每天8點之前必須到。“每天5點鐘必須起床,梳洗一番,5點半來到福成五期門口乘坐814路公交車。晃蕩大約40多分鐘,才能達到國貿。在國貿換乘到醫院的公交車,又是四十多分鐘的車程。幾乎每天都有可能遲到,一旦遲到,就要受罰。”劉曉敏說,那一年多的時間,每個周一到周五她都不能見到孩子活動的樣子,因為每天晚上快9點鐘到家,孩子已經睡著了。而早上起床時,孩子仍在酣睡。

 

福成五期是當地一個大型樓盤,居民大多數都是在北京上班的京漂族。每天早上6點前后,是乘客最為洶涌的時刻。排成的候車長隊,時常超過200米。有的家長跟著孩子來到燕郊的,為了讓孩子多睡會兒,提前下樓來到站牌替孩子排隊,車快到時再給孩子打電話,讓孩子趕緊下來。即便排著隊,上車時也是一番爭先恐后的場景。公交車里頭被塞得滿滿當當才走。當地一個十分經典的說法是:人都被擠成照片了。所以,當燕郊居民看到電視里播放春運時人們搶著上火車,甚至從車窗里鉆進去的鏡頭時,都見怪不怪:這樣的春運大戲,燕郊每天都在上演。

 

上了車,有座的乘客們趕緊睡覺。沒座的乘客也能互相依靠著,瞇上一會兒。劉曉敏說,冬季的車廂里頭,就像春運時晚上運行的火車車廂,根本不像公交車。

 

每日跨省上班的京漂族們,每天有大量的時間是在車廂里度過的。“不管你是年輕貌美的白領還是工地搬磚的民工,此刻,大家都擠在一起,不僅身體不自由,連呼吸甚至思想都不能自由。擁擠的車廂麻木了感情也凝固了時間。有時候我也會想,為什么不去小城里享受每個月2000塊錢的小日子,非要來這里受這份罪。”劉曉敏說,這個問題想必很多燕郊人都想過,可是卻很少有人真的跑回老家,“對我們醫生來說,北京有來自全國的患者,有最好的醫生,可供學習、實踐的地方太多了。但是,我仍然不敢鼓起勇氣說自己究竟是為了理想,還是在巨大慣性作用下生活。”

 

公交之外,更多人的出行選擇

 

公交車雖然便宜,但是速度慢,而且想搶個座位也沒那么容易,必須有時間和體力的雙重付出。此時,燕郊人開始拼車求生。拼車在中國很多城市都盛行,但是估計沒有多少地方的拼車市場又燕郊這么大。登錄各種分類網站或者QQ群,隨處可見拼車廣告。“福成五期西門,6點半,終點國貿,10元一位。”無形又無處不在的網絡空間成了五湖四海燕郊人的最重要的交流領地。從燕郊到國貿,中間要經過兩個收費站,高速費一共是15元。再加上30多公里的里程,一趟的直接成本就40元,這對一個私家車主來說,絕對是一筆不小的開支。而拼車成為他們降低養車成本,又能結交朋友的重要途徑。“我非常認可拼車這種方式,小轎車坐著肯定比公交車舒服多了,速度快,而且,不用再起那么早了,可以多睡那么一小會兒了。”齊齊哈爾人ZAKER向記者表示,每天早上7點10分,他準時來到102國道北側的公交站處,和朋友們匯合。能多睡半小時,他感覺幸福指數立馬提升不少。

 

3月1日,記者與臨時在這里拼車的上班族們相遇。上車后,司機馬上遞過來一張名片:“這是我名字,萬一有交警查住,就說咱們是朋友。”原來,不久之前,有拼車的被北京交警以“非法營運”為由查處。之后,大家都學好,直接通報各自姓名,便于查住時統一口徑。

 

高峰時期,除了公交車和拼車,還有一種民營大巴車加入到輸送上班族的大軍中。這種大客車每人收費8元,遠高于公交車。盡管這樣,上班族們在擠不上公交車的情況下,轉而投奔這種車輛。

 

不管公交,還是拼車,甚或黑車,大多數乘客都在國貿下車。這里是北京商務中心,各種總部扎堆于此。同時,大量公交和地鐵在這里匯聚。從燕郊來的上班族們在這里疏散到各大寫字樓,或者是從這里二度出發,達到北京城的各個角落。

 

如今,燕郊居民的工作范圍已不僅僅局限于北京東部,還有不少居民的工作范圍在北京西部。就在本月,一趟從燕郊開往西直門的民營大巴車開通,就是看中了這部分居民的需求。直接開往西直門,去中關村就方便多了,只需一次換乘。看來,備受高房價困擾的北京西北部居民,也有可能將置業的目光投向燕郊。

 

在燕郊購房的人中,不少人都將是否可以便捷通達102國道當作考慮因素,因為從102國道上通燕高速,幾乎是大多數燕郊人前往北京的唯一通道。所以,每天早晚時段,潮白河東側的燕順路都擁堵不堪。

 

燕郊的早期開發中,很多房地產項目都位于102國道以北,因為以南有火車道阻隔。但現在隨著一條又一條下穿通道的打通,這一瓶頸也在逐漸解除,而今,政府正在大力開發南城。河北旅游投資集團、港中旅集團等投資者,正在將大量資金撒向現在仍種著小麥的土地上,在這里進行旅游地產方面的開發。

 

這些資本大鱷押寶的前提是,北京將重點發展東部的通州新城,東部的路網建設提速。據介紹,在102國道跨潮白河大橋之外,還有4座跨潮白河大橋以及輕軌M6線和快速鐵路S3線、S5線通燕郊等工程等待上馬,部分工程取得實質性進展。

 

從公交到拼車,再到地鐵,燕郊人通達北京的道路正越來越多元和順暢。

 

不再滿足于“睡城”

 

一個頗有意味的現象是,每天早上進京方向的公交車全都滿滿當當,但是出京方向的車卻稀稀拉拉。到了晚上,正好反過來。客流呈現出明顯的潮汐式特點。毋庸諱言,燕郊是北京的一座“睡城”。

 

白天在北京上班,晚上到燕郊睡覺。房地產廣告上,那些奮斗啊、理想啊之類讓人熱血賁張的詞匯將原本在北京租房的上班族們“忽悠”到了燕郊買房安家,可是,他們卻沒有多少時間享受家的溫暖。“周一到周五困得要命,周六、周日兩天在家睡得昏天黑地,沒有多少娛樂時間。燕郊的KTV價格很便宜,也沒多少人消費。”劉曉敏說,作為一個在燕郊生活了好幾年的人,以她的觀察,說燕郊是“睡城”,是實實在在的。

 

但燕郊一直以來并不滿足“睡城”的角色,它還有更大的規劃。2010年,燕郊高新技術開發區就升級為國家級。燕郊高新區提供給記者的資料顯示,燕郊有中直單位38所,科研機構20多家,高校8所,高素質人口密度達到33.3%。還規劃有電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裝備之在、生物醫藥、綠色食品、旅游休閑、文化創意等各種產業,每個產業都有國家乃至國際知名企業進駐。

 

燕郊,不能光靠房地產,這已經成為燕郊當地政府的共識。

 

2月底,中興通訊北京研發中心剛將兩個研究機構搬遷到燕郊。在這里上班的廊坊人小張告訴本報記者,公司給提供了公寓、食堂等各種配套,這里的生活條件絲毫不亞于廊坊市區。“以往,每個周末我都回廊坊家中———因為買不起北京的房子。現在到了燕郊,我準備將廊坊管道局宿舍的房子賣掉,再加上自己的積蓄,在燕郊買房了。”

 

在廊坊,市區房價不如三河縣城,而縣城又不如燕郊鎮。短短兩年間,燕郊房價翻了一番,而廊坊市區的漲幅卻不如香河。這里的房價,是以到達北京的距離為主要標準。

 

廊坊師范學院經濟學院副院長岳志強向本報記者介紹,“睡城”只是燕郊在城市發展中的階段性現象。“北京現在正在大力發展通州新城,通州的資本和人才集聚效應會越發突出,而與通州僅僅一河之隔的燕郊,無疑將成為承接北京產業和人才外溢的橋頭堡。”

 

岳志強認為,隨著京津冀一體化戰略的穩步推進,燕郊,乃至整個廊坊北三縣都將受到極大利好,產業優勢將增強,那時,本地便能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燕郊“睡城的”角色就會慢慢暗淡。一旦人口達到一定的規模后,其他產業自然就會順勢跟進。

 

劉曉敏在度過了兩年的雙城生活后,剛剛在燕郊本地一家二級醫院找到工作。由于臨床經驗豐富,她很快在這家醫院擔當重任。“我們醫院里的護士很多來自山東、河南,盡管每個月收入不到兩千,她們都不想回老家。”劉曉敏說,她們覺得,燕郊的生活配套,已經非常便利,不是北京,卻一樣可以享受北京的繁華。

 

一個產業結構高端,人才優勢明顯的新燕郊正在加速崛起。燕郊不僅是安放北漂族住房夢的“睡城”,也是一座給年輕人施展才華的創業之城,同時,也是一座生活城。到那時,跨省上班或許將不再如此辛苦,甚至,都不用跨省上班,在燕郊也可以工作了。

 

以前,燕郊有個目標,做江蘇的昆山。借助北京的產業和人才的溢出效應,拓展發展空間。沉睡的燕郊,在京津冀一體化的陽光下,已經醒來。

掃描二維碼關注

官方公眾號

开心农场庄园 8384172283520429086529143640880150754544276028619098887612048822884607900963198459520325552342772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